龙8娱乐平台:投资人为何选择了百度外卖和饿了么,却放弃了

-
添加时间:2017-09-28 23:28 来源:龙8国际娱乐平台 作者:龙8国际

投资人为何选择了百度外卖和饿了么,却放弃了

最为悲惨的事情莫过于,冬天到了,你却还没有找到过冬的棉衣!不无夸张地说,如今的美团,就处于这样的悲惨境地。

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全球二级市场都处于大跌之中,这也连累了投资机构在一级市场上的投资底气和力度。无论是传媒大亨、新闻集团总裁鲁珀特•默多克,还是“大闲人”史玉柱,都认为新一轮的金融危机已经迫在眉睫。聚焦到互联网O2O领域,亿欧网创始人、O2O专家黄渊普也认为,O2O的寒冬已经来临。面对这样的大环境,对于正在苦苦寻求新一轮融资的美团来说,无疑是时运不济。

不仅如此,美团在外卖、团购领域的老对手百度外卖、百度糯米和饿了么,却在近段时间分别拿到了2.5亿美元、200亿人民币和6.3亿美元的“大额支票”。一方面是自己的口袋日益干瘪,另一方面竞争对手却荷包鼓鼓、咄咄逼人,一直以来主要靠烧钱获得发展的美团,无疑正面临雪上加霜的危险境地。

从自诩O2O第一集团、中国互联网的第四极,到如今被指出亏损严重、资金链紧张、融资不顺、公司内部混乱、和供应商的官司等等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?业界从一致看好,到众口唱衰,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?

比烧钱更恐怖的是烧掉投资人的信心

从成立至今,美团一共进行了1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、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、3亿美元的C轮融资、以及今年年初7亿美元的D轮融资。

纵使融资的金额不断增大,但是美团仍旧处于极度“缺钱”的状态中。原因就在于美团烧钱速度实在太快,以外卖为例,此前媒体的报道还是,美团外卖从去年9月份开始,每月补贴额就将近2亿人民币。但是到了今年,根据知乎爆料者引述美团最新一轮融资的接洽者的话,美团上半年每月烧钱的额度,很可能已经增至6亿。

即使美团年初所融的7亿美元全部都补贴给外卖,也仅仅能够持续七八个月,何况在美团内部,除了外卖外,包括团购、电影票、酒店等等,都是需要输血的主。因此坊间传闻“美团资金链日益紧张”,可能并非空穴来风。

和传统行业不同,互联网是先烧钱再赚钱的行业,O2O领域更是如此。如果说美团大规模的补贴和烧钱,能够换来用户数量的快速增长,以及用户粘性的不断提高,那么这样的烧钱也未尝不可,可是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,原因有二:

一是,外卖用户和团购用户一样,在价格方面,几乎没有一分钱的忠诚度,绝大部分人是“哪家便宜选哪家”,这样当美团补贴力度下降的时候,用户数就会锐减;另外一点,和团购用户不一样,外卖用户对时效性有较强的需求,而在物流这点上,并非美团的强项,相反无论是百度外卖还是饿了么,都极为看重物流体系的建设。饿了么最新的6.3亿美元的投资,有很大一部分要投在物流方面,而百度外卖更是明确要做同城物流,包括餐厅、超市购、药品等,已经基本满足了限时服务需求。

由此,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:美团大量的团队辛辛苦苦进行地推,花巨资进行补贴,其实并不能圈用户、构建护城河,仅仅是在培育市场、教育用户而已;相反类似百度外卖那样,基于用户核心痛点而进行物流建设,反倒更能提升用户体验,获得用户的青睐和黏性。

虽然不能真正做大有黏性的用户规模,但是只要有钱,仍旧可以做大GMV,为上市讲一个好听的故事,因此钱还是要找的。只不过对不善于和资本打交道的王兴来说,这无疑是一个头疼的事情。小道消息称,美团已经从原本对自身150亿美元甚至200亿美元的估值,主动降低为了100亿出头,可见美团对“钱”是如何的急迫。

美团还是那个美团,对手早已不是那个对手

其实,就算美团能够找到新一轮的投资方顺利融到急需的10亿美元资金,摆在美团面前的也绝非阳光大道。原因就在于美团还是那个美团,而竞争对手却早已不是原来的竞争对手。

几年前,美团的竞争对手仅仅是拉手、窝窝、满座、高朋等小企业,千团大战虽然惨烈,但是那也仅仅是局限于团购行业而已。彼时团购网站的竞争非常传统,比拼的是折扣、资金、地推能力等等。拉手的内争外斗、大众点评的疏忽,让美团得以一举突出重围。

但是,如今在O2O的战场上,美团要面对的都是中国互联网的巨头以及准巨头。具体来说,团购领域,美团要面对百度糯米和大众点评,这两者背后是百度和腾讯;在外卖领域,美团的竞争对手是百度外卖和饿了么,这两者背后站着的是百度、腾讯和京东;在电影票领域,仍旧是百度糯米,以及微信电影、网易电影、格瓦拉等;在酒店领域,则有携程和去哪儿两座大山。不难看出,美团如今已经成为了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的“全民公敌”。

不可否认,在成为全民公敌之前,美团2012年在电影领域,2013年在酒店领域,2014年在外卖领域,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只不过,如今多线开战、疲于奔命的美团,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。在今年年初,王兴提出美团今年要重点建设平台、构建生态。但是,大半年过去了,美团在平台、生态方面却鲜有亮点。

这背后,最大的原因在于,无论是建设平台还是构建生态,都必须对行业有着高度的格局和深刻的洞察,而这些并非王兴的长处,王兴的优点在于早期发现细分领域的需求和机会,并成为先人一步的Copycat!此外,平台和生态,还需要有产品、技术、资源等多方面的支撑,相比BAT,美团显然要薄弱得多,即使和小米、乐视比,美团也有较大的差距。这也导致了美团出不了小米“硬件+软件+服务”的平台布局,也出不了乐视“平台+内容+终端+应用”的垂直整合生态。

在平台、生态方面布局的毫无起色,不仅意味着美团各个业务板块不能有效耦合,达不到相互增值、良性循环的效果。相反,每一个业务板块其实还是“竞争对手”的关系,只会在内部争夺资金、资源等。如果各大业务板块都能做得好,固然是好事,但是如果有某一块业务陷入泥潭的话,势必就会在整体上拖累美团。最终,缺乏生态系统的美团,很有可能就会在各个细分领域被竞争对手分而食之。

资金是短板,王兴更是短板?

不管未来的发展怎样,以美团现在的体量和地位,可以说王兴已经新晋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大佬级人物。和其他大佬不同,在王兴的身上,两种不同的标签都极为鲜明。一方面,王兴聪明、好奇心强、对互联网行业高度敏感、能够深刻洞察用户需求,这也使得王兴三次“第一个”地发现了社交网络、社交媒体和在线团购的巨大机会;另一方面王兴也被传称,管理能力弱、缺乏合作精神、不善于和投资人打交道、过分拘泥于细节等等,而这些甚至很可能成为资金之外,美团最大的短板。

先说,不善于和投资人打交道这点。其实,在这方面王兴之前已然吃过大亏。多年前,王兴就因为校内网的融资失败,而不得不以200万美元的低价贱卖给千橡集团的陈一舟。而后者,却在短短的5年时间,将校内改为人人网,并打造了“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概念”成功赴美上市。如今,再次面临关键的融资节点,不知王兴是否会重蹈覆辙。

在缺乏合作精神这方面,就不得不说美团和阿里貌合神离的关系了。当然,你可以说是王兴的野心大、心气高,但是即使如此,也不至于会发生干儿子不和干爹进行业务合作,反倒把机会让给竞争对手的事情。以去年的淘宝38生活节为例,这是阿里集团仅次于淘宝双十一、天猫双十二的节日,但是淘宝整合了淘宝、天猫、拉手、窝窝等多方力量,却唯独看不到美团的身影,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

前段时间,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合资成立了一家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公司——口碑。不仅注资额高达60亿人民币,原先阿里巴巴旗下的餐饮服务平台淘点点,以及蚂蚁金服在线下的商超、医疗、售货机资源,都将整合进新的公司,这对于美团来说,无异于被重重的捅了一刀。

而在管理方面,从最近美团高层的各种动荡,更是可以管中窥豹。先是报道称去年底,美团的销售副总裁杨俊离职,而在此后短短的2个月里陆续有超过10名区域总经理、城市经理级别的员工离职。随后又有传闻称元老王慧文的权限就被不断削弱,目前只负责美团新设立的外卖配送事业群。接着,虽然一手建立了美团地推铁军,但是如今却没有接手具体业务群或者业务部的干嘉伟,也变得日益尴尬。而最新的小道消息又称,此前颇受重用的空降军沈丽,已经离职。不管各种消息、传闻真真假假,但是至少可以看出如今美团内部的各种混乱,而这一切掌舵人王兴自然难辞其咎。

公司极度缺钱,掌舵人却不是一个融资高手;内部各种明争暗斗、抢夺资源;外部竞争对手却不断升级,可以说美团如今已经到了最为关键、最为危险的时刻。而在全线作战中,又属外卖最危险:既要面临有资金、有物流、有入口、有技术的百度外卖的追杀;又要面临一直以来都非常专注、有深厚积累的饿了么的拦截。如果美团在外卖领域真的丢失阵地的话,那么很可能引起美团各个业务板块一系列的连锁反应。

这或许也是投资人为何选择了百度外卖和饿了么,却“放弃”了美团的重要原因——因为他们要选择风险更小、潜力更大的标的。